子城という名

我喜欢你

|前男友雷×为前男友找女朋友的恋爱指导师安

|是破镜重圆pa

|小甜饼

|前方ooc



那么……开始?



1.

这个时代的男女太缺少爱,不是暗恋一人到永久,就是还没遇到那个适合自己的人。其实都是自己不去寻找什么是爱,却将错误全部推给社会,说什么“其实不是我不爱,是上帝不让我爱”的可笑语言。

所以才出现他们这个荒唐而又现实的职业吧。安迷修托着脑袋,骨节分明的手指正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似乎等待着某个人的到来。

有些时候安迷修会想,为什么会出现恋爱指导师这个神奇的职业,明明爱一个人需要自己全身心投入,到现在却让别人来插一脚,告诉你如何追他,不是很荒缪吗?当然了,他只是想想,若真的说出去的话,他的饭碗可就不保了。毕竟,自己还是业绩第一的导师呢。

随着门铃的响起,安迷修正敲着桌子的手顿了顿,脸上露出自己的招牌微笑:“徐小姐您好,我是安迷修,您在网上预约的恋爱指导师。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呢。”

徐莹摘下墨镜,坐到安迷修前面。是个富二代的女子呢。安迷修轻笑一声,今天她似乎特意打扮了一下,手持香奈儿的最新款包包,身着唐纳卡兰的连衣裙,空气中似乎弥漫的毕扬香水的气息。这是安迷修的职业病,喜欢从各个方面来观察人的性格特点,从而达到客户所满意的效果。

“是安导师吗?幸会。”徐莹勾起嘴角,“我想让你,帮我追到这个人。”徐莹拿出照片,扔给安迷修,安迷修笑道:“放心吧,徐小姐,在下一定——”安迷修在接到照片的同时微微睁大双眼,照片上的男子,是他的初恋。

雷狮。安迷修在心里暗暗念出他的名字。这个名字曾经让他彻彻底底地爱过,又让他彻彻底底地恨过。

他们曾经是情侣。

“怎么,安导师完成不了了?”徐莹轻蔑地笑了一声。“没有,只是……只是在下有点惊讶,他是雷家三少爷雷狮吧,徐小姐的眼光可真高呢,依在下看,金童玉女,在下一定会尽自己所能让徐小姐与雷先生在一起的。”虚伪。安迷修,你个虚伪的人。明明自己还爱着他,还要假装不认识并祝福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徐莹不满地“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算你还识相。好了,我明天再过来,我有些累了,我先走了。”

安迷修微笑着目送这个故意卖弄风骚的女子离开后,像脱了水似的,无力地坐在地上,手里握着雷狮的照片,泪水早已布满脸颊,这张照片,是他给雷狮拍得最后一张照片,在大海边。



睁开眼睛看看。雷狮将遮在安迷修眼上的黑布解了,提示他道。是大海?安迷修脱掉鞋子,踩进水里。雷狮,好好看!雷狮笑道,好看下次还来。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安迷修泼了一身的水。喂!!!小兔崽子皮痒了是吧!让你雷爸爸来教你怎么做人!雷狮还手,将水泼到安迷修的身上。

两个幼稚鬼打了一个下午的水战。

喂,雷狮,转过来。他举起相机,在雷狮转过来的时候“咔擦”一声。你干什么。拍照啊。安迷修笑着,发出一声赞叹,这个男的长的真好看。这个好看的男的是你的。雷狮搂过安迷修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安迷修发现自己早已无可救药。

早上起床时,收到的,是雷狮的分手信。安迷修大哭了一场,不停骂着雷狮混蛋。雷狮似乎像他的性格一般,突然闯进你的生活,又突然离开。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还带走了安迷修给他拍的照片。



我喜欢你,早已无可救药。



2.

“徐小姐,雷先生他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所以如果您和他交往的话,请一定不能强迫他做他不喜欢的事情。”安迷修一边在心里骂自己“虚伪”,一边带着职业微笑给他面前这个情敌讲解着,“您也知道,雷先生是雷家三公子,追求者十分繁多,如果雷先生与别的女子交谈的话,请您还不要马上责怪雷先生,而是拿出自己的气场了,告诉她雷先生是您的人,您在雷先生面前,一——”

“好了好了。”徐莹翻了个白眼,“我才不听这些呢,你以为本小姐不知道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以前是雷狮的男朋友吧。”

安迷修愣住了:“徐小姐是怎么知道的呢?”“你还真以为我特意请你是因为你是金牌导师啊,做梦吧,本小姐是因为知道你是Ray他以前的男朋友所以才聘你来当我的恋爱指导师的,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呀。”徐莹轻蔑地说着,见安迷修愣在那里,才极度不满喊了一句。

“对……对不起啊,徐小姐,那在下就继续了,雷先生他喜欢绿色,花是向日葵,喜欢烧烤,菜的话是喜欢辣子鸡那种的川菜菜系,当然了,他不喜欢甜,但清淡的菜他还是要吃的,饮品的话,是摩卡咖啡不加糖,如果说他喜欢什么人的话……那大概就是喜欢伸张正义,傻白甜的那种……他不喜欢做作的人……”安迷修介绍道,“就这些了,如果需要的话,徐小姐请给在下打电话,在下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安迷修向徐莹鞠了一躬,起身拿起外套,在徐莹骂骂咧咧的语言下关上门,然后飞奔,一直到咖啡馆。

那是他们谈恋爱时经常来的咖啡馆。

“老板,一杯摩卡咖啡,不要糖。”安迷修报出名字后呆了一下,不知什么时候,他们活成了彼此的模样。



这菜不错啊。雷狮用筷子夹起一块辣子鸡,放进嘴里,发出“啧啧啧”的满意声。喂,手洗了没!雷狮你又是没洗手吃菜!安迷修拍掉雷狮向他伸出拥抱的手,又见他呲牙咧嘴便心疼的揉揉雷狮的手。打疼了?嗯嗯。雷狮拼命点头。安迷修注视了一会儿看雷狮不是故作可怜,才叹了一口气,行吧,我错了。我要这里亲一口。雷狮指指自己的面颊。你……你别得寸进尺!安迷修的脸爆红,见雷狮又要说话便脑子一热,直接亲在了嘴上。雷夫人这么积极主动啊。雷狮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好甜啊。闭嘴!安迷修蹲在地上,将头埋在臂弯中。安迷修。雷狮轻声唤了一下,安迷修才抬起头,结果又是一个绵长的吻。果然是太甜了呢。雷狮勾起嘴角,安迷修心中一动,这个男人真的是万恶!雷狮你喜欢什么人啊?

我?雷狮一副“安迷修你是傻了还是傻了”的表情看向安迷修,见那人正兴致勃勃地看着他才叹一口气。

我喜欢喜欢向日葵的人。嗯。我喜欢喝摩卡咖啡不加糖的人。嗯。我喜欢伸张骑士道的人。嗯。我喜欢不欺负弱小的人。嗯。我喜欢有绿色眼膜的人。嗯。我喜欢你。嗯。

啊?安迷修又愣了下。

我喜欢你。雷狮又邪笑一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你刚才不是应的挺好吗。

恶党就是恶党。安迷修小声嘀咕着,却以为这句话笑的像一个傻子。



我喜欢你,名为安迷修。



3.

“安指导师,今天Ray要和我约会,你可一定要帮我呀。”今天的徐莹态度极好,对着安迷修一口一个“安指导师”,不知道的人以为她是一个为爱而不顾的女人,但只有安迷修知道,她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先不说她向他打听雷狮的信息了,得知雷狮喜欢川菜菜系后,徐莹十分机智地找上了安迷修,让他来做雷狮的一日三餐,让他来也就算了,还把功劳揽到自己身上,一口一个“Ray”叫得亲热,雷氏公司全上下都知道他们雷总马上有主了。而且还是个贴心善解人意的主子。

“好的,徐小姐,那还麻烦您将您与雷先生约会的位置告诉在下,好让在下在紧急时刻好为您出谋划策。”安迷修在徐莹写下地址的同时,暗暗抓紧自己的衣角,为自己的前男友找未来老婆的事情,除了他安迷修,也没有谁会干的出来了,更何况还要冒着被自己前男友发现的巨大风险去凑合人家这对。

安迷修看着这位满脸玻尿酸的女人,缓缓开口道:“徐小姐,到时候见到雷先生了,您首先要优雅大方,和他介绍自己的兴趣爱好,当然了,兴趣爱好说完了再介绍自己的一些其它东西……总而言之,在下相信您一定会和雷先生成为一对神仙眷侣的。所以,还希望徐小姐配合。”



“徐小姐,雷先生来了。”安迷修坐在角落,提示道。一年未见,雷狮还是与以前一样,英俊,对自己想得到的东西紧紧不放。目送这雷狮坐在徐莹面前,安迷修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一句话都不说来。

我还爱着他。

“安指导师,我应该怎么向他表白啊?”

安迷修回过神来,轻声说道:“我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那时候我不敢开口……但现在我既然要与你在一起了……那我就准备好了彻底闯进你的生活的打算……我不是一个会勇敢表达自己感情的人……我也不会什么高大上的甜言蜜语……我只会说一句话……我喜欢你……要不要试着两人一起生活试试?”

“好啊,安迷修。”紧接着是一阵嘈杂声,安迷修像徐莹的位置望去,看见的便是雷狮的那张脸,“安迷修,你真的以为你和徐莹做的那些小动作我不知道吗,放心吧,这个玻尿酸女没事,话说安迷修你怎么想的,会给你男朋友找女朋友。”

安迷修嘴张了张:“我……你,你不是和我分手了吗?”

“鬼和你说的?好吧,那的确是我的分手信,但我发你手机上的信息你没看见?”雷狮轻声一笑,看向安迷修,安迷修突然觉得,原来通过电磁波穿过来的声音是这么好听。

“没……我一气之下,把手机摔了……”

“……”雷狮重重的叹了口气,“你给我听好了,我喜欢绿色是为你喜欢的,我喜欢向日葵也是为了你而喜欢的,我喜欢不加糖的咖啡也是为你喜欢的,还有,我喜欢伸张正义也是为你喜欢的,

“我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那时候我不敢开口,但现在我既然要与你在一起了,那我就准备好了彻底闯进你的生活的打算,我不是一个会勇敢表达自己感情的人,我也不会什么高大上的甜言蜜语,我只会说一句话,我喜欢你要不要试着两人一起生活试试?

“一句不差吧。”

“不差……”安迷修的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安迷修似乎感觉到雷狮在帮他拭去泪水,“我喜欢你,不多不少……”

未完结的一句话,堵在长绵的吻中。



我喜欢你,不多不少。


|睡前惊悚读物

|是赌博产物

|CP瑞安

|是糖!

|那么……开始?

喂喂,你听说了吗?美丽的赤亻花开了哦。

“喂,格瑞?”眼前的棕发少年不好意思地笑笑,伸手将一簇碎发拦到耳后,又脸色微红地问道,“没有让你等太久吧。”不等被叫少年回答,他又似自顾自地说道:“很期待呢,很期待与格瑞你的约会呢。”

格瑞愣了下,才别过头淡淡回应道:“没有,我也才到。”然后又像是补充着什么似的,继续说道:“我也很期待……与你一起约会。”只是没有人发现他脸上那淡淡的红晕罢了。

“我们去游乐园吧。”

安迷修碧绿色眸子闪闪发光,语气中透出一丝期待,“听说那里开了一家做棉花糖做得还好吃的店。”

只是为了吃棉花糖而去一次游乐园吗?嘛,真是可爱呢。

“嗯,走吧。”

安迷修立刻张开了嘴,但又觉得有些失态,便立刻捂住嘴,点点头:“嗯!”

他们在游乐场里尝到了最甜的味道。

他们在摩天轮上接吻。他只是看见安迷修嘴角那亮闪闪的糖丝,便脑子一热,亲上去了。好甜,未融化的糖丝在安迷修微微散发甜味,再加上安迷修本身的甜,显得有些过头了。

格瑞在轻吻安迷修的时候,张开眼睛看着眼前心爱之人的模样。安迷修在接吻时是闭着眼睛的,睫毛因为紧张而轻轻颤动着,脸上还浮起一层好看的红晕。

一吻定真情,从此相依心。

——梦醒了。

格瑞揉着微微发疼的太阳穴,想要清醒过来。是啊,明明已经结了三年的婚了,那人早已成为了自己的妻子了不是吗,但为什么会想起初恋时的事情呢?应该是太紧张了吧。

今天是他们结婚三周年,安迷修特意约他出来,一起度过这个富有纪念意义性质的日子,他可不能在今天出了岔子。

“格瑞。”

格瑞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看向安迷修,下巴向内收了一下:“安迷修。”

安迷修像是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似的,咽了口口水才轻声说道,虽然声音不大,但在格瑞听来却是那么的大。他说:“格瑞,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格瑞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可开口的声音让他知道自己完了,自己已经死心塌地地爱上眼前这个男人了。

“我们自从结婚以后就没有再一起好好吃过饭了不是吗?每天问个早上好,回来以后说个晚上好。说真的,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我嫁给你,本来也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爱情的。”安迷修顿了一下,抽出一根烟,点燃以后,吐出一个烟圈又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我嫁给你,其实就是为了那个你们所说的可笑的看似尊贵的教授的位置的。我已经重新找了一个比你还有用的‘棋子’了,你已经没有任何可用价值了,所以,我为我的前程考虑,我决定和你离婚。就这么简单。”

“你从来就没爱过我吗?”格瑞艰涩地问道。只要他说爱过我就原谅他,他想,只要说了,我就……就可以不恨他了。

“从来没有。”

格瑞怔住了,他以为安迷修会说爱过的,他以为只要一个拥抱就可以将误会解除的,他以为只要一句话他就可以不恨一个人的。他笑了一下:“好……那安迷修先生,我明天会将离婚协议书送到你的大学里的,还有,祝你幸福。”他几乎没有回头看安迷修一眼,他怕因为这一眼而会不顾形象地跪到他面前求他不要离开他,不要离婚。

外面下着雨,格瑞在雨中站了一夜,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疼。一种灵魂被抽走的疼。他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已经死在安迷修手上了。

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也是他们的离婚分手日。

——梦醒了。

格瑞张开眼睛等眼睛聚焦后才扶着沙发艰难地站起来,在这过程中,还打翻了不少的酒瓶,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格瑞揉着激烈发疼的脑袋,吃力地坐到沙发上,像瞎子一样摸索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手机。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是他以前和安迷修一起拍摄的照片,他一狠心,将壁纸删除,无力地放下手机,瘫在沙发上。

自己是怎么了,用得着为一个男人这么死心塌地吗。他只不过是一个自己生命的过客罢了,都离婚一年了,他说不定早就已经忘了自己和另外的男人不知道上了多少次床了。

只不过是安慰罢了。

格瑞正准备劝说自己要好好面对这个狗屁人生时,摸到了一张纸。准确的说是一张死亡鉴定书。

是安迷修的死亡鉴定书。

格瑞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失声痛哭,这张死亡鉴定书是昨天送到他家来的,当时他还在感叹“人生不易,不如死了算了”的时候送来的。他只是轻轻扫了一眼,便觉得错过了整个人生。

赤亻花,一种寄生在人体的美丽花朵,从体内吸取营养,然后从眼睛开出花来的神奇植物。被寄生的人将在一年内死去。治疗方法是……被所爱之人所恨。

不是很荒唐吗?明明自己说要恨他,却下不去心;明明爱那人爱的深沉,却要被那人所恨;明明说好一辈子不分离,却因为一句“我们离婚吧”就各走各道。

喂,听说了吗,赤亻花开了。

我希望梦啊,也永远不要醒好了。

相拥入眠

【是群作业 @整日日安身体好☆

【宠安的雷和撒娇的安】

【私设成山】

【谢谢观看】

“39.5摄氏度……你就好好呆在宿舍吧……”雷狮望着满脸通红的安迷修,叮嘱道。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雷狮打断安迷修的话,”图书馆不准去就是不准去。“雷狮打断了安迷修的话,将他的被子往上扯了扯。

安迷修把头一扭,将脸埋进枕头里,不理会雷狮的话语。

这家伙……闹脾气了啊……雷狮无奈地摇摇头,嘴角不自主地勾起,伸手摸了摸那人的小脑袋:“行了,我到楼下买点药,不准下床,如果被我看见了……”

如果被你看见了会怎么样?安迷修露出一个小脑袋看向雷狮。

雷狮俯下身来,在安迷修耳边低语道:“如果被我看到了,信不信我艹你艹的下不了床。”

“混蛋!”安迷修的脸又因雷狮红了三分,随手拿起一个枕头就往雷狮身上扔,奈何雷狮抢先一步,直接将门关上。安迷修有躺了一会儿,喉咙干得直冒烟。可床头又没有水,只能下床了。安迷修咽了口口水,披上睡衣外套,打开门去倒水。

好舒服……

安迷修倒了杯凉开水,一边喝一边东张西望。

正思索着拿什么书看看的时候,只听见门“咔嚓”一声,安迷修的动作一顿,僵在原地。

“呀……你……你回来啦……”自己这种好像被捉|奸的感觉怎么来的?

“怎么下床了?”雷狮直接扔下药,将安迷修公主抱抱起,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还是说……安迷修你现在就像做床上运动吗?”

去你的床上运动!安迷修一脚踢去,不料被雷狮一把抓住小腿,塞回被窝:“夫人这么着急啊,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呢。”

安迷修嘟着嘴,扭过头不理他。

“不准下床了。”

“在下又不是小孩子了,没有关系的……”

“正因为你自己没有关系,所以要重点保护!”

“真的没有关系……”

“我说有就有!”一如既往的霸道。

“好了……我去泡药……”雷狮见安迷修一个翻身便把被子裹了起来,不禁哑然失笑,这个家伙……也有孩子气的时候啊……

“来,试一试,烫不烫。”

安迷修挣扎着爬了起来,接过小马水杯,吹了口气,抿一小口:“不烫,刚刚好。”

“那就好,快喝,不要凉了。”雷狮松了口气,笑道。

安迷修一口气喝完了,吐了吐舌头:“有没有糖?”

“糖?没有,快睡觉。”

“不要。”

“睡觉。”

“不要。”

“行吧,给你给你。”雷狮又气又好笑地递给安迷修一颗糖。

等安迷修吃完了雷狮才开口:“睡觉。”

“不要,头疼。”

“我陪你?”

“……好。”

雷狮换上睡衣,将安迷修揽入怀中:“好了,睡觉。”

“午安。”

“……午安。”

啤酒与咖啡

|是 @整日日安身体好☆ 的作业《啤酒与咖啡》
|安哥是天使!
|前排芸子城出售
你觉得雷狮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恶党啊……”被提问的骑士细细思考了一下,然后弯起嘴角,“他呀,他像啤酒一样,虽然刚刚入口的时候十分辛辣,但回味起来却发现味道犹新,后劲特别足,让人不禁面红耳赤,但却心情舒畅。”

他像是触及到什么事一样,脸上有了一抹红晕,不好意思地用手指挠了挠脸颊,笑道:“我们当时认识的时候,我是学校校委的风纪委员,他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大一新生。说来他也是一个学校的奇迹,在短短半个月下,便将学校所有命令不能做的事情全部给做了,成功破了学校的记录了,

“而且这个家伙还在学校里组织小团体,完全不把在下放在眼里,明天早上迟到,下午还要早退,还不算上午间翻墙出去买烧烤吃呢。要不是老师看在他每次能考年级第二,不然早就把他劝退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每天带着他的那个什么海盗团在学校了肆意妄为,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一个小学生一样犯二。因为这事,我们俩几乎见面就吵,搞得全校都知道在下和恶党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更加可恶的是,他明明这么惹人厌,还有这么多的小姐姐给他递情书,办应援会,连我都只是办一个生日会而已啊。

“不过要说他做的最著名的一件事,便是在在下临近考研究生的时候,在在下宿舍楼下面向在下表白。当时在下在刷题,便听见楼下隐隐约约有人喊在下的名字,在下本来想假装没听见的,结果有人敲门说有人找在下。在下刚刚推开门的时候,全部是人,还有人起哄说主角来了,大家全部让出一条路。当在下走到楼下的时候看到一簇玫瑰,没错,999朵玫瑰,前面的雷狮单膝跪地,拿着一个小红盒子,叫我的名字,说嫁给他吧,当时人群都在起哄,在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便头脑一热答应了他,反应过来时,我们已经出了校园,在他外面的宿舍了,他夺了在下的初吻,再醒来,便是满屋子的小马,在下还有为做梦呢,可后来看见他才知道一切全是真的,一切的一切。”安迷修腼腆地将碎发弄到耳后,嘴角不住地勾起。

“那……格瑞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格瑞?”少年微微怔了一下,随后回答道,“如果说雷狮是啤酒的话,那格瑞便是咖啡了。入口是苦涩,回味时却觉香味十足,但也只有细细品尝,才能知道这其中的芳香。与啤酒不同,咖啡更显得默默无闻,只有有心人才会知道他的好。

“与雷狮的张扬不同,格瑞算是安静的,他是跳级到雷狮年级的,因为年龄关系,在下也照顾不少他过,他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面瘫,啊,这么说格瑞不对,应该是……是不与世争的性格吧。他可是全校闻名的三好学生,全部奖项轻轻松松拿到,可以说是除了面瘫以外第二个出名处了。

“与雷狮的表白不同,格瑞是超级简单的,没有豪华的场景,没有美丽的玫瑰,没有众多的人数,只是在咖啡馆简简单单地请我喝了一次咖啡然后对视在下的眼睛说喜欢在下,然后还笑了一下。当时在下蒙了一下,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笑颜,像……像初阳一样,温暖吧。”

“所以……安迷修你喜欢啤酒还是咖啡呢?”


下半篇
非常敷面的下半篇
(这就算双更了吧) @月下歌

@月下歌 一起完成的表格,还有一半等下发,(月下是天使啊啊啊啊),有点沙雕请见谅

这是和 @五初 大大的第一次合作,子城有不好的地方,大大请多指教♡

【下面正文♡】

AMORISM【all安】

“亲爱的骑士大人,你可是赌输了哦。”黑色长发的魔女走到他的面前,用轻佻的语气向他陈述一个事实,“安莉洁和我在一起了哦。”

前些日子,凯莉和安迷修打了个赌,赌安莉洁喜不喜欢凯莉。这个赌约一出,校园里的同学便心知肚明安迷修必输。安莉洁虽然对凯莉爱理不理的,但心早就跑到凯莉那里不知道有多久了,但安迷修却固执地认为自己的妹妹不可能会喜欢上一个女生,至少不会喜欢上凯莉。结果结局却大大出乎安迷修的意料,凯莉才用了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便将安莉洁收入囊中,并在校园网上第一时间公布了这条消息,以至于这条帖子到如今还成为大家口中的“大新闻”。

“安迷修,愿赌服输哦。”凯莉手拿草莓味的棒棒糖,朝安迷修轻笑一声,“要满足我一个愿望哦。”

“凯莉小姐,你想让在下干什么呢?”安迷修无奈问道。自己的妹妹与他眼前的小姐跑了已经成为铁板上钉钉的事实,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还记得我们几个人今晚的聚会吗。”凯莉她狡黠的目光对上了安迷修的眼睛,见碧绿色的眼睛里满是不解,她用手指抵着下巴,继续道,“我要你穿女仆装。”

“女……女仆装?!”安迷修的脸瞬间爆红,“可……可在下是……是男的啊。”

“正因为你是男的,所以才有趣吗。难道不是吗?”

“还是——你不愿意?”凯莉又一个问题抛来,安迷修立刻下意识回答:“没……没有!”在下可是很守承诺的!

“那就好了吗。等一下我让安莉洁把衣服给你。”凯莉潇洒转身,挥了挥手,留下一脸懵懂的安迷修。

“太短了啊……”

棕发少年满脸通红,手想要将裙摆往下拉一些。不得不说,这件女仆装将少年的身体勾勒的十分精致和诱人。上衣的紧绷使得少年的腰勒得更细,似乎还有似有似无的胸,下裙也因为极短的原因,才衬托少年的腿更加具有诱惑力,好像还可以看见若隐若现的裙下的美丽“景色”。这么一搭配,让人见了就想扒下这套碍事的衣服欣赏里面的风景到地有多少诱惑力。

好羞耻……

安迷修正考虑要不要穿外套的时候,清澈的男声响起:“安哥,好了吗?”

“唔……嗯。”安迷修含糊不清地回应道,半掩着门。

“安哥你门为什么开这么小啊?”金伸手去拉门,安迷修想扳过门时已经晚了。

“安……安哥?!”

“嗯……”

金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身穿女仆装,别过头不与他对视的棕发少年。

“金……能不要盯……盯着看吗……”安迷修觉得此时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出血。

“对……对不起。”金将外套脱了下来,给安迷修披上,拉上拉链,“那……我们走吧。”

一路上,金与安迷修都没有说话,只有手拉着没有断。

“哟,主角来啦。”凯莉调侃道,“安大会长怎么还穿着外套啊?”

一言未发。

“知……知道了啦,在下脱就是了。”安迷修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外套脱下,脸色如鲜艳的红玫瑰。

一来就玩这么大的吗,想太阳。在场的男同志全部默默转过头。

安迷修咬住下唇,在众人的目光下挨着雷狮和卡米尔坐下。

“喂,亲爱的,你今天怎么这么奔放啊,不像你啊,安大会长。”雷狮坏笑道,声音轻得只有他和安迷修才能听到。

“谁是你亲爱的啦,只是……只是在下与凯莉赌输了而已。”脸上的羞红一直未退。

“是安莉洁的那个赌约?”

“……嗯。”

雷狮在心里默默给凯莉点了无数个赞,果然是兄弟!

“安大会长,你说,今晚我们俩生个娃怎么样?”雷狮一如既往开起了黄腔,手不安分地摸上安迷修的大腿,揉揉安迷修的大腿,嗯,手感不错。雷狮暗笑一声,抬起头,对上安迷修羞恼的目光。

“混蛋恶党!”安迷修的声音不禁大了几分。说着举起手,想在雷狮脸上留下个“爱的痕迹”。

雷狮邪笑道:“夫人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此话一出,遭千方仇视。

安迷修的脸又红了三分,直接挣脱开,坐到了卡米尔和嘉德罗斯的中间。

“来来来,我们不如来个大的,玩pocky game吧。”

到嘉德罗斯和安迷修了……

嘉德罗斯传过来的百奇已经很短了,安迷修只能硬着头皮凑上去,咬住另一段。

好近……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安迷修的心“砰砰”直跳着,嘉德罗斯一口咬断。

没了。

“唉?到你们这儿就没有了?那……你们俩就来三杯交杯酒吧。”安迷修此时觉得凯莉的笑容是那么阴险。

安迷修的脸又双叒叕红了几分。

“不……凯莉小姐,在下认为……”正想推脱时,安迷修转头看嘉德罗斯,他已经拿着两个酒杯了。

好吧……

一杯。

两杯。

第三杯。

安迷修的眸子上有了一层水雾。

卡米尔不动声色地将人往身后藏了藏。

“卡米尔……”

卡米尔转过头,安迷修正用眼睛看着他。

出人意料的一个吻。

这个吻并没有意料中的具有侵略性,反而十分温柔,想让人留恋于这种淡淡的薄荷清香和酒香纠缠在一起的气味中,更加想让人拼命占有他,夺取他。

全场男士的脸都青了。

“卡米尔……今天送我回家好不好……”安迷修露出一个笑容,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袖。

“……好。”他几乎脱口而出。

“那凯莉,大哥,我先走了。”卡米尔把帽檐往下拉了拉,说道。

潇洒转身。

卡米尔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威风。


全场最佳:卡米尔

卡米尔:这安迷修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

国际亲吻日【all安】

‖是群作业《国际亲吻日》 @整日日安身体好☆
‖cp雷安  嘉安  瑞安   卡安
‖前方注意避雷
‖前排出售芸三岁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往下看吧♡




“今天是国际亲吻日哦!”安迷修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便是凯莉的这句话,“大家赶快行动起来哦!”

下面是凯莉与安莉洁的照片。

“国际亲吻日吗?”安迷修思索了一会儿,笑道,“嗯……和在下没有什么关系呢。”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叮咚——”安迷修听见门铃声,便穿上拖鞋去开门,一边应道:“来啦,等一下!”

突如其来的一个吻。

“节日快乐,傻逼骑士。”雷狮的声音响起,才将安迷修从震惊中拉出。

安迷修的脸瞬间爆红。

“你……你……你!你干什么呀!恶党!”

“国际亲吻日,凯莉在群里说的,你可别说你不知道。”雷狮一脸戏虐。

“可……可这是在下的初吻啊!”是要留给自己喜欢的人的!

“嗯?那刚刚好,傻逼骑士,我喜欢你。”

“唉?!”安迷修捂住脸,恶党他……他这算是表白吗?!

“做海盗夫人怎么样?”雷狮抵住门,在他耳边哈气。

“不……不好!”果断关门。

真是的……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害羞……嘛……反正海盗夫人是一定要当的。雷狮无奈笑笑,转身向楼下走去。

“安哥……我在楼下蛋糕店等你。”卡米尔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安迷修随即应答:“嗯……好的,在下现在下来了。”

“安哥!这里!”

安迷修闻声望去,一位戴着绿黑相间帽子的少年在向他招手。

“等了很久吧。”安迷修坐下,将外套脱了,笑道。

“没有。”卡米尔将一口蛋糕送进口中,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舀起一勺蛋糕,递到安迷修的嘴边,问道,“吃吗?”

安迷修点点头,将勺子里的蛋糕一口吃尽。

等下……这个勺子卡米尔吃过,在下也吃过……

间……间接接吻?!

卡米尔似乎也意识到什么,轻轻地发出“咳咳”的一声,顺手把围巾往上掩了掩,扭头看向别处。

“那个……在下有事先……先走了。”安迷修耳尖泛红,丢下这句话后,落荒而逃。

卡米尔盯着那个身影,不动声色地又把围巾提了提,可脸上的微红还是出买了他。

大哥……你马上快有弟媳了……

“喂,渣渣。”安迷修转过头去,黄发少年一脸桀骜不驯地看着他,“跟我来。”

“啊?哦。”安迷修跟上脚步,一边想着现在的人走路怎么这么快,是自己老了吗?

安迷修一个留神,不小心撞上了嘉德罗斯,发现前者无动于衷,便轻轻唤道:“嘉……嘉德罗斯?你怎么了?”

嘉德罗斯一个转身,顺势把安迷修的领带扯下,亲上,一气呵成。

一个霸道的吻。

这个吻长久到安迷修感到窒息。

“喂,渣渣,节日快乐。”眼前这个少年的一个邪笑让安迷修一个失神,“渣渣,你给本王记住了,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安迷修突然有种“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感觉。

“嗯……”

安迷修回想起来时,突然觉得自己那时脑子一定烧坏了,不然,怎么会答应嘉德罗斯的要求呢?

嘉德罗斯踮起脚凑到安迷修的耳边:“渣渣,本王喜欢你 。”已经好久好久了。

安迷修觉得自己有种被包养的感觉。

“格瑞?”

白发少年听见后,抬起头发现是安迷修点了点头:“安迷修。”

“好巧。”安迷修挨着格瑞坐下,将背包放在一旁。

“嗯。”

格瑞抬起头,看着安迷修,也许,“温柔尔雅”“明眸皓齿”这些词的诞生都是为了形容眼前这位少年的吧。

安迷修侧头准备问格瑞怎么了,可两人的唇却不偏不倚的重叠在一起。

不……不经意的吻?!

“咳,对……对不起。”

“嗯。”

许久的沉默。

“我先走了。”

安迷修抬起头发现格瑞脸上带着笑意,难不成是眼花?

“嗯,再见。”

全场最佳:凯莉。

凯莉:呵,基佬。

空无一人的房间【all安】

(是群作业《空无一人的房间》) @整日日安身体好☆
(cp雷安    嘉安    瑞安 )
(前方注意避雷)

        “嘶——”安迷修裹紧了身上的大衣,搓了搓冻得通红的手,加快了脚上的步伐,向家中赶去。

        “雷狮?格瑞?嘉德罗斯?卡米尔?”安迷修打开了门,却发现家中没有以往的热闹,便向黑暗唤了一声。见许久没有人应,安迷修习惯地向灯开关的地方摸去,按下。

        依然一片黑暗。

        “唉?不会是停电了吧。”安迷修又按了几次,露出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安迷修干脆脱下鞋子,放下书包,踮起脚向电门走去。

        扳了几次,好像真的停电了。

        安迷修连忙向沙发走去,窝在一个角落,紧紧抱住他的小马抱枕。

        没错,他怕黑。

        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当时他九岁,父母表面上是一家公司的白领,事实上是一个组织派去的卧底,专门负责监视那家公司的一举一动,好找机会干掉那家的老总。那晚和今天一样,黑,黑得似乌鸦的羽毛,随时发生不幸。悲剧是从父亲打开门开始的,随着一声枪响,一阵打斗声穿进他的耳朵后,他刚想出房间看看,母亲便进来了。她身上有着血迹,她将安迷修藏进衣橱里以后,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她说:“安迷修,以后你可能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但记住,爸爸妈妈永远爱你,好好活下去。”然后,母亲的血便溅在了衣橱的门上,溅在了他的心上。

        每到这样的夜晚,安迷修都会做噩梦,反反复复,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一个结局,一直缠绕着他。

        直到……直到什么时候呢?直到什么时候他才渐渐遗忘了这段过去呢?是遇见了他们,他们似一道光,照亮了他的心灵。

        “安迷修?”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安迷修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对上那人的双眼。
       
        ——格瑞。

        安迷修连忙抱住格瑞,含糊不清地说道:“能先不要说话吗,让我抱一下。”

        紧接着是一串哭声和抱怨声交杂在一起的声音:“你们……你们都去哪里了呀……知不知道……我……我一个害怕……今天又停电……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格瑞静静听着,轻轻拍着安迷修的背。

        
        安迷修抱怨了很久,直到睡着了也嘴里嘟囔着。

        格瑞将安迷修抱到床上,轻轻盖好被子,掩上门,拨通电话:

        “你们一个个去哪里了……安迷修怕黑不知道啊,一个个出去死混,停电了也不安心……好了好了,快回来!”

        格瑞呼了一口气,又不放心地回到安迷修的房间看看他,见没有事才回到客厅,收拾东西。

        “傻逼骑士怕黑?我怎么不知道?”雷狮脱下鞋子,走进客厅问道。

        “我怎么知道?但看上去对他影响不小。”

        雷狮和嘉德罗斯轻轻踮着脚走进安迷修房间,雷狮拭去安迷修的泪水,一个亲吻落在安迷修的额上:“对不起啊,傻逼骑士。”

        一边的嘉德罗斯表示一脸嫌弃。

        “好了好了,不打扰他了。”嘉德罗斯将雷狮赶出房间,刚准备关门,便听见安迷修那若有若无的声音发出的“嘉德罗斯”四个字。

        渣渣,真是的,本王又败在你手里。嘉德罗斯无奈一笑。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一位少年带着微笑睡去……